熱點 | 表態、站隊、拯救地球,這屆時尚品牌太太太太忙了

 

表態站隊追熱點,是2018年一項新的全網運動。

 

品牌也不例外。

 

從印有宣言的T恤、言辭激進的宣傳攻勢,到趨向于政治宣言的游行,在每一個洶涌的社會熱點面前,少不了各大時尚品牌的身影。

 

BURBERRY

 

許多知名品牌一直大力支持崇高事業。例如,路易威登自2016年起成為Unicef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合作伙伴,香奈兒、愛馬仕也擁有專為行善而創立的基金會。

 

10年前,癌癥、艾滋病、環保與兒童保護,在時尚界公益事業的名單上位列榜首。

 

10年后,保護地球、女權、青少年問題,以及性別和多元化相關的問題,在社交網絡上掀起鋪天蓋地討論的同時,也成為這屆奢侈品和成衣行業最為關心的問題。

 

我們為大家盤點了這屆“忙著站隊”的品牌們,以及他們的行動。

 

 

1.

女權主義

 

蔣勁夫和他穿「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」的女友占據了18年底許多微博頭條。

 

 

Dior 2018-2019秋冬大秀上,繼續出現了「C’est non, non, non, et non!」寫滿「不」的標語,用以回應對Harvey Weinstein引發的娛樂圈性騷擾問題。

 

2017-2018秋冬米蘭時裝周,意大利品牌Missoni的走秀結束時,模特們帶起了華盛頓女性游行的象征貓耳帽。

 

Photo: Getty Images

 

這種粉紅貓耳帽是華盛頓女性大游行的標志。它暗指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流傳出來的一段談話錄音。特朗普在錄音中表示因為他是名人,所以能夠隨意抓女性的私處。(注:英文pussy一詞同時有“女性私處”和“貓咪”的意思)

 

Photo: Getty Images

 

 

2.

反武器,支持槍支管制

 

今年的情人節,發生了非常嚴重的佛羅里達校園槍擊案。

 

事件發生沒幾天,Gucci很快地宣布將支持控槍運動,并且捐款支持「March For Our Lives」這場發生在華盛頓的示威游行。

 

這場要求加強槍支管理的游行,很多美國明星都有現身,走入人群支持游行。

Kendall & Hailey in March for Our Lifes

Photo: Getty Images

 

Proenza Schouler 也為此設計了一款反槍的LOGO的T-shirt。

Photo: photo presss

 

 

3.

全球饑餓問題

 

Balenciaga 2018-2019秋冬時裝秀上,展示了一系列印有世界糧食計劃署標志的服裝,其中一部分收益將用于向營養不良人口提供援助(此外巴黎世家還捐贈了250 000美元善款)。

 

 

這是第一次,有奢侈品牌將WFP世界糧食計劃署(World Food Programme)的幾個字印在其衣服上。

 

MichaelKors從五年前開始通過“Watch Hunger Stop”行動支持世界糧食計劃署,今年發售了一款由藝術家Eli Sudbrack設計的T恤。每售出一件T恤,這位美國設計師將通過世界糧食計劃署向兒童提供100份食物。如果顧客在社網絡上“身穿T恤并分享”,則品牌再向這一組織追加100份食物。

 

Photo: Michael Kors

 

 

4.

擁抱“不完美”

 

在時裝秀上擔任某個環節的開場模特,是這個行業的一種殊榮。

 

在今年秋天的米蘭時裝周上,Dolce & Gabbana 讓54歲的Monica Bellucci擔任了開場首秀模特,緊接著便是體態豐腴的大尺碼模特Ashley Graham和Isabella Rossellini,以此展示品牌的多元與包容。

 

 

在時尚圈如魚得水的Rihanna,9月在紐約舉行了Savage × Fenty內衣秀,這場秀讓Body Positive(形象自愛)運動掀起高潮:這場內衣秀匯聚了不同膚色和不同體形的模特。她表示,“我希望女性能夠擁有自己的獨特之美”。

 

 

其中一位甚至還有孕在身:史莉克.伍茲(Slick Woods)品牌形象大使史莉克.伍茲懷孕已九個月,依舊登臺走秀。

 

 

5.

支持LGBTQ+

 

同性議題,早就不是時尚圈的新鮮話題。

 

BURBERRY前任創意總監Christopher Bailey,在他最后一季設計里加入了「彩色格紋」,宣告他力挺同志群體LGBTQ+的決心。

 

 

他表示,“我在 burberry 的最后一個系列致力于幫助一些支持 LGBTQ+ 青年的全球性先進組織,我從未如此強烈地感受到,多元文化就存在于我們的力量和創造力之中

 

Cara Delevingne

 

被稱為“全球的叛逆先鋒”的Maison Margiela,2019春夏走秀上則選擇了“模糊性別”的實驗性設計。并且在開場的視頻中,放映有跨性別超模Teddy Quinlivan參與的視頻。她在視頻中說:“做自己就是對別人的一種反叛。”

 

 

 

6.

反對種族主義

 

10多年來,多元化模特的數量持續增長,甚至還出現了反特朗普的美國品牌。例如在Pyer Moss或Telfar的試衣間里,都是黑人和混血模特,然而她們所持的主張并非社群主義。

 

Photo: Imaxtree

 

《The Fashion Spot》雜志做過相關調查,在今年2月份的試鏡中,非白人模特的比例是37.3%,在6個月內上升了2.3 %。

 

Balmain的藝術總監Olivier Rousteing表示,“在時尚界確實存在歧視。我們正在著手改進,但還需要作出很多努力。品牌有責任采取包容態度,這樣才不會讓反對者有機可乘。”

 

9月,這位設計師還將多元化融入他的數字化溝通宣傳之中,創造了兩位全新的Balmain虛擬超模,每位皆代表一種截然不同的美,與虛擬黑人模特“Shudu”(Instagram上粉絲人數達150000)一起,為時尚界增添更多色彩與精彩。

 

Photo: photo presse

 

 

文 | Elisabeth Clauss, Marion Dupuis

編輯 | Ziichy

部分圖片來自網絡

 

 

 

 
 
 
欢乐捕鱼人抢话费版 陕西11选五奖金是多少 北京十一选五彩票网站 湖北11选5奖金是什么样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福建快3第49 写影评赚钱的正规网 风险投资 北京快三精准计划 英超女神 东北麻将图片 十一选五前三稳赚大底 黑龙江省体育彩票6 1 15选5开走势图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东方心今期马报彩图 东方6十1预测分析